巴勒斯坦近日在外交戰線“全線出擊”,引發世人關註。聯合國秘書長髮言人辦公室近日說,聯合國方面已收到16份巴勒斯坦遞交的申請加入多個國際公約和條約的文件,其中包括國際刑事法院。
  在巴勒斯坦此次的外交努力中,加入國際刑事法院將會成為其中的關鍵。巴勒斯坦一直認為,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領土上修建定居點的行為屬於“戰爭罪”,因此加入國際刑事法院將幫助巴勒斯坦獲得更多的道義支持,向以色列施加更多的外交壓力。
  巴勒斯坦單方面向聯合國“挺進”,謀求國際身份“轉正”將極大的破壞以色列的外交佈局與美國的中東戰略,勢必遭到美國與以色列的反制。
  美國的反制主要在外交和資金。在外交上,美國可以通過游說自己的盟國和相關的國際組織,來阻止巴勒斯坦獲得自己的“獨立國家地位”;在資金上,美國還可以通過限制對巴勒斯坦國內的援助,來對巴解組織施壓。美方稱如果巴方一意孤行,其將考慮中止對巴勒斯坦提供每年約4億美元的援助。不過從當前來看,由於烏克蘭危機、敘利亞和伊拉克亂局等重大國際問題的影響,美國無法有效的在巴以問題上集中外交精力;而一味的叫停相關援助,將很可能激起海灣盟國的不滿,這對於美國當前的反恐佈局十分不利。
  對於以色列來說,反制巴勒斯坦外交行動的措施主要會有四個方面。一是在國際輿論上發難,占領道義制高點。將自己描繪為巴以衝突中巴勒斯坦恐怖主義的受害者形象,爭取國際社會的同情與憐憫。此次巴勒斯坦提出加入國際刑事法院之後,以色列方面就表示,巴勒斯坦領導人才是“應當被傳訊的人”,因為“他們與犯有戰爭罪的哈馬斯結盟”。
  其次是通過遍佈在西方各國的院外集團進行游說,阻止巴勒斯坦的外交努力。猶太人的院外集團在歐美各國影響力十分巨大,以色列也往往通過各種正式與非正式的途徑,通過各國的猶太社團向所在國政府施加外交壓力。
  第三是採取凍結代收稅款的手段,通過財政壓力迫使巴勒斯坦讓步。巴勒斯坦政府在財政上無法自給自足,往往仰仗於國際社會的資金援助,欠薪以及因此導致的公務員罷工時有發生。按照巴以1990年和談達成的協議,以色列每月代巴勒斯坦收繳約1億美元的代徵關稅,這筆資金是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要財政收入之一。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每當巴以之間關係緊張時,以色列就會通過凍結代收款的手段,來“勒緊”巴勒斯坦的“錢袋子”。
  第四是擴大修建猶太定居點的範圍。擴建猶太定居點,也是以色列在過去數十年間制衡巴勒斯坦的重要措施之一。應當指出的是,做出修建定居點的決定,不單單出自以色列內閣,有時也出自以色列的地方議會或者政府。當巴以關係緊張時,以色列國內的輿論往往十分敏感,擴建定居點、擴展以色列安全空間,也成為了不少右翼民眾和政客的選擇之一。
  巴勒斯坦在外交領域的“全線出擊”,借助了當前有利於的輿論,贏得了不少同情和支持。然而美國和以色列仍然在諸多方面具有反制巴勒斯坦外交努力的能力。在當前脆弱的巴以局勢面前,巴以新一輪的外交博弈,只會增強巴以雙方的敵對感,令巴以和平的前景變得更加渺茫。(王晉)  (原標題:巴勒斯坦“轉正”之艱)
創作者介紹

佐佐木希

yl94ylxx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