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永正(左)、簡成兵(中)、嚴發榮出庭接受訊問。
  5月5日上午10點,一起雇凶殺人沉屍黑龍灘案,在仁壽縣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沈永正、嚴發榮、簡成兵走上被告席,他們因涉嫌故意殺人罪、盜竊罪和非法持有槍支罪,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
  這是一起“富豪雇凶殺人沉屍案”。受雇者有兩人,一個是曾經的森林公安民警嚴發榮,一個是貨車司機簡成兵。被害者則是富豪沈永正公司股東範德財。而讓沈永正出資180萬元雇凶的主要原因,是與範德財有著“殺母之仇、奪妻之恨”。
  庭審進行了5小時,三人先後出庭接受詢問。在接受法庭訊問時,沈永正當庭痛哭,稱“後悔幹了這件事!”嚴發榮則坦言,自己欠沈永正一個人情,這是他出手殺人的原因之一。
  檢方指控
  三人涉嫌故意殺人
  仁壽縣檢察院出具的起訴書顯示,沈永正出生在廣元,戶籍所在地是遂寧,今年37歲。案發前是成都市龍泉驛區正欣精密模具有限公司創辦人。嚴發榮出生在廣元,戶籍所在地眉山。案發前是眉山市森林公安局東坡區分局民警。簡成兵出生在成都蒲江,案發前是一名貨車司機。
  沈永正和嚴發榮是同鄉,關係較好。2011年,沈永正懷疑公司股東範德財與妻子張某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夫妻關係開始惡化並鬧離婚。2012年10月9日,沈永正的母親因兒子兒媳鬧離婚而服毒自殺。沈永正認為,這是“殺母之仇、奪妻之恨”,決定殺死範德財。隨後,沈永正和嚴發榮多次預謀殺害範德財。最終商量,沈永正支付180萬元,由嚴發榮雇凶殺人。嚴發榮遂後找到簡成兵,要對方幫忙,並承諾支付30萬元。簡成兵同意了。
  誘騙股東 殺人後拋屍水庫
  此後,嚴發榮和簡成兵多次預謀,打算用鋼釺、毒藥、鋼管等物品殺害範德財,但始終沒有合適機會。
  2012年12月23日上午,嚴發榮以要氣槍配件為由,將範德財騙到眉山。
  當天上午10點過,嚴發榮和簡成兵駕車接到範德財。11點過,二人以試槍為由,將範德財騙到眉山東坡區萬勝鎮核桃堰水庫一偏僻土坑旁,嚴發榮偽裝並吸引範德財蹲地裝氣槍零件,簡成兵則手持鋼管,從範背後猛擊其頭部,將範德財打倒在地,嚴發榮又撿起鋼管,繼續朝範頭部猛打了幾下,直至他不動為止。後來,兩人從範德財身上搜出5000多元現金,被簡成兵據為己有。兩人將範德財屍體處理後,拋入黑龍灘水庫中。
  2012年12月26日,沈永正向嚴發榮支付了19萬元,簡成兵先後從嚴發榮處獲得現金75000元。
  2013年6月1日,範德財的屍體被髮現。經警方縝密偵查,這起富豪雇凶殺人案成功告破。
  檢察機關認為,被告三人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已經觸犯《刑法》,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嚴發榮和簡成兵在殺人後又竊取他人財物的行為,應當以盜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嚴發榮違反槍支管理規定,非法持有槍支,應當以非法持有槍支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嚴發榮和簡成兵一人犯數罪,應實行數罪並罰等。
  富豪講述
  曾經家庭幸福,開房記錄引殺機
  庭審現場,沈永正對自己的發家史作了簡單陳述。
  沈永正稱,1997年,他中專畢業後,就外出打工。三年後認識了妻子張某,並於2002年結婚。2004年,他和妻子一起在廣東,用十幾萬開始創業起家。2007年,他的資產已過千萬。2008年回到成都在龍泉驛創辦正欣精密模具有限公司,致力於如連接器、端子、彈片、鐵殼等精密五金零件的模具開發和產品生產等。
  回到成都後,沈永正一心撲在事業上,而妻子在東莞管理另一個廠,夫妻雙方經常一兩個月才能見一次面。就在此時,沈永正聽說股東範德財和張某走得非常近。他開始懷疑妻子和範德財有不正當關係。沈永正曾決定全額退股,讓範德財離開成都。
  2011年5月11日,沈永正通過嚴發榮查詢,發現張某和範德財的開房記錄,夫妻關係開始惡化並鬧離婚。沈永正非常憤怒,想找人“修理”範德財。
  2012年10月9日,沈永正的母親因沈永正、張某鬧離婚服毒自殺。在庭審現場,當提到母親為自己的婚姻不幸服毒自殺時,沈永正曾數次失控痛哭,並稱“後悔幹了這件事!”沈永正認為這是“殺母之仇、奪妻之恨”,這才使得他下決心殺死範德財。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沈永正數次嘆氣,並坦言:“以前和妻子非常幸福,我們的家庭也很讓人羡慕,和妻子的關係走到這一步,自己也有一定的責任。前幾年一心都想著賺錢去了,和自己的妻子聚少離多,經常都是一兩個月才見一面,給她的關心很少,造成了現在的局面。”
  沈永正說:“希望妻子張某能帶好自己的兩個女兒。”
  在庭審辯論環節,沈永正當庭辯稱:當初殺人犯罪意圖不是他提議的。他曾連續四十多個小時受到審訊,之前的口供與事實有些地方可能不符。沈永正的辯護律師稱,聽完了警方提供的審訊同步錄音錄像,發現在一些關鍵點上筆錄和錄音有差異。 華西都市報記者梁波
  老鄉幫忙:三大原因促使殺人
  嚴發榮和沈永正是“發小”,正因如此,沈永正才將所有事情和盤告知了嚴發榮。
  庭審中,嚴發榮說,他曾經多次勸過沈永正,也勸過張某,但均未成功。嚴發榮陳述稱,他這麼乾,第一是因為“我欠了沈永正人情”,第二是對範德財反感,第三是有重大的利益誘惑。兩人經過幾次商議,最終達成了沈正永支付180萬元,分三年付清,嚴發榮具體實施殺人的協議。
  庭審中,嚴發榮對公訴機關提出的證據沒有異議。
  受害家屬索賠125萬元
  刑事訴訟結束,因被害人家屬附帶提起民事訴訟,共計索賠125萬元。法院依法主持調解,並就民事賠償達成了調解協議:第一被告沈永正賠償103萬元,第二被告嚴發榮賠償20萬元,第三被告簡成兵賠償2萬元。三人均表示對此無任何異議。
  下午6點,法官宣佈刑事訴訟庭審環節全部結束,具體判決結果擇日宣判。
(編輯:SN077)
創作者介紹

佐佐木希

yl94ylxx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